首页 »

大使说 | 勒庞这只“黑天鹅”会不会飞上天?

2019/9/11 22:44:56

大使说 | 勒庞这只“黑天鹅”会不会飞上天?

现在离法国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4月23日)只有一个多月了。这次大选的政治生态与上世纪60年代以来历届大选大不相同。它不仅关乎法国的前途,也决定欧盟的命运,进而影响国际局势的演变,因而受到各方的密切关注。在民粹主义、右倾保守主义抬头的法国社会里,分析家们的判断常被事实否定,大选前景扑朔迷离。


   
“黑马”四处奔腾,让人目不暇接
   
  

第一匹“黑马”是在去年底传统右翼政党共和党初选时出现的。该党不被看好的候选人前总理菲永第一轮淘汰前总统萨科齐,第二轮以65.5%的得票率击败被看好的波尔多市长、前总理朱佩,成为共和党唯一候选人。菲永力主对法国体制进行变革。经济上,要大力削减财政开支,取消50万公务员岗位,改革社会保险制度,让私营保险公司承担更多责任,延长公私部门劳动工时;安全上,加强协调,强化反恐力度;外交上,力主重建有效率的欧洲,加强保护法国的利益等。当时,法国媒体普遍认为,他是战胜极右翼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的最佳人选。
  

第二匹“黑马”是今年1月底传统左翼政党社会党初选中跳出来的。因政见分歧离开奥朗德政府的前教育部长伯努瓦·阿蒙以58.65%得票率击败刚为参选而辞去总理职务的瓦尔斯,将代表社会党出征总统大选。阿蒙的明星政纲是给所有法国成年人每月发放750欧元的“生存收入”,通过向机器人增税为这笔巨额支出筹集资金。他还主张大麻合法化,支持安乐死,废除去年通过的雇用和解雇职工更简便的劳动法等。他被称为左派中的左派,有人批评他要发“生存收入”是乌托邦。
  

第三匹“黑马”是社会党政府前经济部长马克龙。他脱离社会党,辞去经济部长的职务,利用民众对传统左右翼政党的不信任感,另组前进党,打着独立候选人的旗号参加竞选。他是仅39岁的年青人,充满活力,既拉拢左派选民,又力争右派和中间派的支持。3月2日他宣布竞选纲领,强调既反对撤切尔式的自由资本主义,也反对闭关自守,将推动教育、就业、经济现代化、安全与国际战略和政治廉洁等六个领域的改革。在对外政策上,他主张建设一个“保护性”的欧洲,加强欧元区财经和政策协调统一、对外来投资欧洲经济关键领域设限等,关于对美关系,他表示在自由贸易和气候变化问题上与美有分歧,但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情报交换等方面可与美合作并寻求与美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法媒体评论称,其政纲既不左也不右,小步前进,立足争取多数,不得罪任何人。但也有人批评他政治上不够成熟,政纲有缺陷。
  

三匹“黑马”的出现不仅打乱了共和党和社会党的竞选部署,而且使两党内部发生内讧,陷入群龙无首的困境,使勒庞坐收渔人之利。


   
进入决战阶段,形势更加波谲云诡
   
  

“空饷门”已经给了菲永致命一击。共和党大佬们酝酿迫使他退出,让朱佩接替他参选。许多共和党议员纷纷与他拉开距离,特别是竞选总部主任和发言人等要员挂官而去。可谓树倒猢狲散。尽管如此,菲永仍寄希望于基层选民的支持。最近菲永在与党内大佬的愽弈中连胜两局。先是3月6日朱佩声明:“我确认,我不会成为本届大选的候选人”,“对我来说已经太晚了”。随后3月7日《费加罗报》报道,萨科齐转变态度,愿意力挺菲永,使其选战有所转机。然而,其民调支持率仍在低位徘徊。
  

勒庞被取消欧洲议会议员的司法豁免权。法国媒体报道,欧盟反欺诈局报告显示,作为欧洲议会议员的勒庞在2011年至2016年,先后为她的保镖和一名助手在欧洲议会挂空职领饷。更严重的是,2015年她在维特上发布3张与“伊斯兰国”有关图片,其中一张是斩首美国记者詹姆斯·福利图片。她因涉嫌发布暴力图像,受到法国检察机关调查。勒庞接到网络主管当局通知后只删除了詹姆斯·福利遇害照片,其余两张仍留在社交媒体账户上。法国检方2016年10月向欧洲议会申请取消她的豁免权。今年3月2日,欧洲议会通过决定,取消勒庞的刑事豁免权。如勒庞相关罪名成立,可能面临最高3年监禁和7.5万元的罚款。上述丑闻使她的民调支持率从高居榜首下降到第二位。
  

马克龙“祸从口出”。他在阿尔及利亚从事竞选活动时说,“法国对阿尔及利亚的殖民是真正的野蛮过去,法国曾犯下了反人类罪行”。此言一出,引起法国不少人士的反感,勒庞更是趁机对他进行抨击。媒体还爆料他30岁时同大他20岁的中学老师结婚,此后又有婚外情。关于婚外情,均被他及其发言人驳斥为谣言。此外,社会党要与他划清界线,该党第一书记表示,凡为马克龙竞选总统提供署名支持的该党民意代表将被开除党籍。但是社会党一些要人支持马克龙,甚至传说奥朗德总统也支持他。上述问题也未对马克龙的竞选造成太大影响,特别是右翼阵营的中间派政党民主运动主席佛朗索瓦·贝鲁宣布不参加竞选,愿与马克龙结盟,扩大了马克龙的的社会基础。3月初他公布竞选纲领进一步巩固了他在竞选中的良好势头,民调显示,他支持率超过勒庞,高居榜首。
  

阿蒙虽未被揭出丑闻,但社会党四分五裂,未能全力支持他。经过长时间谈判,阿蒙与环保党候选人雅多结盟。雅多退出竞选支持阿蒙,后者同意在纲领中纳入环保党的一些措施,其中不少主张与社会党政策背道而驰。因此,媒体评论戏称,马克龙与贝鲁、阿蒙与雅多“结婚”,是两场“婚礼”和一场社会党的“葬礼”。阿蒙的民调支持率始终居于第4位。其原因除了社会党分裂因素外,另一重要原因是另一左派组织“不屈服的法兰西”领导人梅朗雄分享了12%左右的民调支持率。
   

“黑天鹅”会飞起来吗?
   
  

当初最有可能入主爱丽舍宫的菲永现在陷入困境;曾不为人重视的马克龙竞选势头正旺;民调支持率长期占据第一位的勒庞也丑闻缠身,支持率退居第二位;阿蒙的民调支持率一直在低位徘徊。选战仍在发展。下一步有两个关键看点:一是共和党各派能否真心支持菲永继续参选。如是,菲永还有一线希望。二是谁能进入第二轮的角逐。如现在的格局不发生重大变化,并不爆出新的重大丑闻,在第二轮较量中,勒庞很可能与马克龙或菲永对阵。笔者认为,勒庞这只“黑天鹅”可能飞不上天,会以败选告终。其主要原因是:
  

首先,虽然法国与美国一样,贫富差距拉大,社会不公平现象有增无减,但是与美国不同的是,法国的社会保障制度、特别是医保机制比美国健全,一定程度缓解了基层民众与统治精英的矛盾。加之法国、特别是它的农业是欧盟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勒庞脱欧的主张引起法国许多阶层和欧盟人士的恐慌。
  

第二,法国实行两轮多数全民直接普选制,第一轮得票率超过50%的候选人当选,否则,由第一轮得票最高的前两位候选人进入第二轮继续竞争,获得相对多数者当选。这与美国的选举制度有很大的区别。2002年国民阵线的老勒庞(玛丽娜·勒庞之父)进入了第二轮选举。其结果是传统左中右政党团结一致反对他,使希拉克以82%极高得票率连任总统。虽然时移世异,但如小勒庞进入第二轮,传统左右翼政党领导人均表示要团结一致击败她。民调也显示她将被其对手击败。
  

第三,欧洲议会取消小勒庞的刑事豁免权,其用意是要在她头上高悬一把达摩克利斯剑,必要时可以判她监禁,从而失去参选资格。
  

Harris Interactive3月9日的最新民调反映了当前竞选格局的发展趋势。在第一轮选举中候选人得选率是:马克龙26%、勒庞25%、菲永20%、阿蒙13%、梅朗雄12%。在第二轮选举中,马克龙可能以65%多数战胜勒庞;菲永可能以59%多数击败勒庞。
  

当然,民调只是预测,形势仍在发展。如果竞选格局发生重大变化或出现重大突发事件,造成剧烈社会动荡,那时就另当别论了。
  

然而,马克龙或菲永当选,法国政局仍存在变数。6月将举行国民议会选举。勒庞虽不可能当选总统,但国民阵线在国民议会的席位可能增加。如马克龙当选,他的前进党是刚成立不久的小党,加上贝鲁的民主运动,很难在国民议会中获得多数。如菲永当选,共和党也未必能获得国民议会多数席位。新总统必将要联合其他党派以便在国民议会形成有效多数并组成相应的内阁。这将在议会内部展开一场幕后交易和争夺,勒庞也会趁机发难。今年法国政局如何发展值得进一步关注。   

 


   (作者为中国前驻法国大使。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